首页 | 滚动 | 国内 | 国际 | 运营 | 制造 | 终端 | 监管 | 原创 | 业务 | ?#38469;?/a> | 报告 | 博客 | 特?#25216;?#32773;
手机 | 互联网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计算 | 三网融合 | 芯片 | 电源 | 虚拟运营商 | 测试 | 移动互联网 | 会展
首页 >> 业务 >> 正文

ofo在成都:高峰30万辆如今不足三分之一

2019年7月10日 15:13  每?#31449;?#27982;新闻  

每经记者 靳水平    每经编辑 陈俊杰

短短3年时间,ofo在成都的境遇可谓是“火冰两重天?#20445;?#20174;风头无两到败走蓉城,街头小黄车寥寥无几。

如今的小黄车,在成都面临着拖欠供应商欠款、单车投放量巨减、僵尸车和摆放无序的车辆被清运到停车场报废等窘境。

近日,《每?#31449;?#27982;新闻》记者实地走访,并采访用户、行业监管部门和供应商等,试图还原ofo在成都运营的最新情况。

成都街头小黄车数量稀少 每经记者 靳水平摄

成都街头小黄车数量稀少 每经记者 靳水平摄 街头小黄车稀少

两年前,青桔和哈啰单车还没有投放成都,在成都的大街小巷,上演的是小黄车与摩拜单车“双雄争霸”。

时至今日,已是另一番光景。记者在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旁、春熙路、太古里等人员密集地方鲜有看到小黄车的身影。偶尔有一两辆,也在“红、蓝、青”色中显得格外孤单,且这些小黄车有的少了链条,有的车把、座椅损坏,有的零件短缺,根本无法使用。

“我已经很久?#40644;?#23567;黄车了,之前还交了押金,但是一直没有退到,也就没怎么管了。”一位单车骑行者说。

“自从小黄车要收押金,我就选择了其他?#25918;?#19981;收押金的单车,而小黄车的押金一直没有退到。”在记者随机采访的5个人当中,这是听到最多的一句话。

临近下班高峰,单车来来往往,却难见小黄车身影。7月3日,记者来到小黄车去年12月时在成都的办公地四川航?#23637;?#22330;,但其原办公楼层目前已没?#23567;?#23567;黄车”的身影。

“我们也不太清楚情况,好像没有这?#31227;?#19994;。”该大楼物管表示。记者随后拨通了去年联系过的ofo成都公关人员电话,其称“半年前已经离职”。

随后,记者又来到到成都大面镇地铁站旁边一块曾大?#23458;?#25918;小黄车之处。去年底,?#27599;?#22320;场横七竖八堆放了上万辆小黄车,如今已不见踪迹。

成都市城管委:小黄?#30340;?#21069;不足10万辆

一组数据?#21592;齲?#21487;以?#20174;?#23567;黄车在成都的市场境地。

2017年,ofo联合交通运输部科学?#33455;?#38498;、城市智行信息?#38469;躚芯?#38498;发布了《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主要城市骑行报告》,成都城市骑行指数继第二季度后再排第一。同年,来自ofo成都的数据显示,当年成都市民骑行ofo小黄车的总距离达到6亿公里。

但昔日盛况,已然难再。近日,成都市城管委市容管理处相关人士向《每?#31449;?#27982;新闻》记者表示,根据成都市共享单车监管平台数据,小黄车在“5+1”区域已不到10万辆。“现在的运维人员之前给我们报过,(人员)大概在50个人左右”。

该人士表示,小黄?#21040;?#20837;成都3年,日晒雨淋,大部分车辆接近报废,街面出?#33267;?#24456;多坏损、?#29260;?#30340;小黄车,还明显影响了市容和行人通?#23567;!?#25105;们为此开展了集?#26143;?#29702;行动,当然不仅仅是小黄车,其他?#25918;?#20063;有坏损的,6月份我们清理了大概有5万多辆坏损单车,但小黄车坏损比例要更多一些”。据其透露,针对小黄车乱停乱放和运营方面的问题,市城管委也多次约谈相关负责人,要求其严格履行企业主体责任,完善日常巡查管理。

至于报废的车辆,单车企业都与报废回收企?#21040;?#31435;了回收合同,从目前清理整理情况看,报废小黄车在停放秩序上没多大的问题。“因为数?#21487;?#20102;,问题相对来说就少了。”上述人士说,“我们一?#34987;?#26159;在与小黄车企业保持着沟通,他们也有专人负责对接。沟通渠道是畅通的,但是他们现在(办公地)搬到哪里去了,我确实也不知道”。

成都物流商:“ofo拖欠我们四五百万欠款”

被?#29260;?#30340;破损小黄车 每经记者 靳水平 摄

被?#29260;?#30340;破损小黄车 每经记者 靳水平 摄 “ofo还欠我们四五百万元,至今仍未归还。”成都一位物流公司负责人告诉《每?#31449;?#27982;新闻》记者。

“ofo目前的情况,我们其实都比较清楚”。该负责人原本同意跟记者见面,陈述一下事件的始末。但后来其?#30452;?#31034;,由于公司有一桩司法官司,且和小黄车有一定关系,“时机敏感,暂不接受媒体采访”。

目前,小黄车因拖欠货款等面临众多诉?#31232;?#35760;者注意到,作为ofo小黄车的运营主体,东峡大通(?#26412;?#31649;理咨询有限公司曾因为拖欠合作方欠款,被告上法庭。原告方上海白马投资有限公?#22659;疲?#19996;峡大通公司拖欠白马公司的广告发布费?#32422;?#36829;约金,共计500多万元。目前,法院已?#33455;觶?#36131;令东峡大通支付欠款?#32422;?#36829;约金。

记者注意到,自2018年以来,至少?#33455;偶?#20844;司起诉东峡大通公司,多是因为东峡大通司未能按照约定支付款项而产生纠纷。

对于公司情况,ofo成都相关人士告诉《每?#31449;?#27982;新闻》记者,“ofo在成都一直只有分公司,没有办事处”。而针?#32422;?#32773;提出的其他有关问题,对方?#20174;?#22238;应。记者也未能获得ofo公司方面的回应。

编 辑:?#36335;?/div>
免责声明:刊载本文目的在于传播更多行业信息,不代表本站对读者构成任何其它建议,请读者仅作参?#36857;?#26356;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,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相关新闻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?#34892;?#36890;讯总裁徐子阳:用“加减乘除”法则打造极简5G
精?#39318;?#39064;
MWC19 上海 - 智联万物
2019年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大会
中国电信5G创新合作大会
2019年世界移动大会
CCTIME推荐
关于我们 | 广告报价 | 联系我们 | 隐私声明 | 本站地图
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备08004280号 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
公?#20037;?#31216;: ?#26412;?#39134;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未经书面许可,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、镜像
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
体彩p5软件 中国竞彩网竞彩足球计算器 甘肃快3开奖l结果 11选5常用胆拖复式 电子游戏背景 福彩3d选号技巧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福建快3有多个号 3d独胆三天计划2019年 安徽快3和值遗漏 至尊单双王单双中特 大小走势图山西11选5 河南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梭哈人生的节奏 今天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