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滾動 | 國內 | 國際 | 運營 | 制造 | 終端 | 監管 | 原創 | 業務 | 技術 | 報告 | 博客 | 特約記者
手機 | 互聯網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計算 | 三網融合 | 芯片 | 電源 | 虛擬運營商 | 測試 | 移動互聯網 | 會展
首頁 >> 必讀一 >> 正文

賈躍亭和許家印的28天:FF資金危機再度爆發

2018年11月2日 07:03  36氪  

來源:36氪

文 | 張嫣 編輯 | 李洋、楊軒

一個瀕于破產的公司,兩輛樣車,500名遭遇停降薪的員工。在樂視引發軒然大波、繼而消失在國內公眾視野的賈躍亭,在美國奮斗了16個月后,得到了這樣一個狼狽的結果。

這不是法拉第未來(Faraday Future,FF)第一次陷入危機,看上去卻是最危險的一次。

10月31日FF發出內部郵件,“即將進入2個月左右的過渡期”。

“FF公司在財務和人事方面實際上已處于破產狀態。”原FF高級副總裁尼克·桑普森(Nick Sampson),在10月30日辭職后對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說,“在短期內,它最多只能蹣跚而行。”在此一天前,FF全球研發高級副總裁彼得·薩瓦吉安(Peter Savagian)也宣布離職。此二人都是FF創建時的關鍵人物。

FF方面表示只是“資金鏈緊張”并非瀕臨破產且“量產工作仍在繼續進行”,但FF缺錢并不是什么秘密。在2017年上半年,它屢次被爆出拖欠供應商貨款,甚至一度淪落到要變賣辦公家具。

2017下半年,這家電動車公司卻意外俘獲了中國地產大亨許家印的心,也挽救了瀕臨斷裂的資金鏈。

雙方顯然度過了一段“蜜月期”。今年6月,恒大健康發布公告自證“金主”身份,變相成為FF的大股東。7月13日,許家印出現在FF美國的辦公室,賈躍亭陪同。隨后流出的照片略顯尷尬,許家印在畫面中是絕對的C位,賈躍亭大多是側臉站在一旁,在有幾張圖片里甚至只有背影。

C位爭奪戰則在10月3日的一紙訴訟中正式爆發。

賈躍亭想要全面終止與許家印的合作。FF今天稱,即將找到新資方。從牽手到訴訟,到底發生了什么?

這是一個門口野蠻人的故事,還是一個遵守商業談判協定的故事?這全憑你的視角。不過,這并不是賈躍亭和FF第一次面臨控制權之爭。

一、錢,錢,錢

許家印不是唯一對FF感興趣的人。

樂視“生態化反”的故事已徹底終結,FF卻開啟了另一個新版本:看上去,這是一個已經投入了不菲資金、有不錯產品的資產。

“花了100億元造車”的樂視汽車幾乎已成空殼。在莫干山,樂視超級汽車生態體驗園的建設早已經停滯。部分曾供職樂視汽車的高管轉投到了FF中國。

頭頂著“賈躍亭資產轉移手段”傳聞的FF,在2017年的CES上高調公布了電動概念樣車FF91。

“這確實是一款好車。”多位見過FF 91的傳統車企高管曾對36氪表示。

它的電池包總容量超過130kWh,一次充電的續駛里程超過700公里,而特斯拉的Model S最高配版行使電池容量位80kWh,里程480公里;百公里加速時間快于特斯拉。

它提出的多項概念在當時是領先的。比如,FF 91是全球第一臺不需要鑰匙的車,通過生物掃描面部識別和手機藍牙感應開門;可學習用戶的使用習慣;并號稱可實現Level 4級別的自動駕駛。不過,當賈躍亭試圖向現場觀眾演示自動泊車功能時,并沒成功。

一款概念車與穩定量產的產品之間,有著巨大的鴻溝。以蔚來為例,在過去2年半共虧損109億元。除去建設生產線、品牌形象店,研發投入的費用也絕不是小數目。FF內部人士曾經說,FF91規劃投入11億美元研發資金,截至目前已經花了大約5億美元。

FF渴求資金,融資卻極不順利——即便沒有賈躍亭在國內信用破產一事,一個中國人主導的公司想在美國融得巨額資金也是艱難的。

FF資金捉襟見肘,為“篡權者”帶來了機會。

多名FF內部人士對36氪稱,FF前任CFO斯特凡·克勞斯(Stefan Krause)曾威脅到賈躍亭對FF的控制權:試圖以“破產重整融資”為方式引入來自印度的新投資方。“在這個過程里,他試圖借此踢賈躍亭出局并取而代之。”

此人在2017年10月的離開引發了一輪不體面的拉扯。斯特凡表示他是“主動離職”,但FF官方則稱,他與CTO烏爾里希·克蘭茨(Ulrich Kranz)均屬“被解雇”——且在離開之前,斯特凡開辦了一家名為Evelozcity的新電動汽車公司,“涉嫌盜取公司商業機密”。但截至發稿,36氪未能獲得斯特凡的印證。

這輪拉扯發生之時,也是FF資金異常緊張的時刻。

一位FF中國的員工對36氪回憶去年9月的情景,“領導對我們說,‘這個月可能發不出工資來了’。”時任FF中國COO、曾任廣汽豐田副總經理的高景深,當時拍著負責車聯網業務的同事的肩說,“要堅持住。”

還算欣慰的是,當月的五險一金并沒有斷,且在停發不到1個月后,工資就補上了。

這種窘迫直到許家印的出現才得到些許緩解。

發不出工資、斯特凡離任事件發生后僅1個月,一個名為“時穎”的香港公司冒出來,與以賈躍亭為代表的FF原股東以合資模式設立新公司Smart King,其中,時穎出資20億美元。后經證實,這家香港公司背后正是許家印。

萬難之中,賈躍亭通過一位在香港的合作伙伴與許家印搭上了線。在2017年12月27日的樂視汽車全員大會上,時任樂視汽車COO的高景深透露了美國FF獲得融資的消息,并表示“資金已經陸續到賬”。

直到2018年6月,時穎背后的金主——恒大才露出真身。恒大健康發布公告稱,以67.467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公司100%股份,成為FF的第一大股東。

至此,賈躍亭終于在內訌中勝出,為公司續上了命。

代價卻也不菲。

二、“門口的野蠻人”

對恒大來說,這筆交易算是一次抄底。

曾有媒體報道,賈躍亭曾希望FF公司的估值可以達到80億至100億美元——20億美元售出45%股權的作價,幾乎是打了5折。

除了價格,雙方在簽訂合同之時表現得各有所求。

賈躍亭所求是FF的控制權。通過AB股的形式:恒大方面擁有45%的股份,但1股僅有1票的投票權;而賈躍亭持有FF 33%的股份,1股擁有10票的投票權。此條款確保賈躍亭雖不再是FF的大股東,但對公司保有絕對的運營權,包括在董事會、日常經營管理、投資大會等。董事會組成方面,FF方面也占據優勢——擁有五個董事會席位,而恒大方面擁有兩個席位。

此外,一位FF內部人士稱,條款包括:恒大不得干涉FF的運營。

許家印方面則提出了“對賭”附加條款:如果FF原股東出現違約情況,則特別投票權由時穎持有。據騰訊《棱鏡》報道,如若賈躍亭無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順利交付FF第一批車輛,即視為違約。賈躍亭如果失去特別投票權,也意味著對公司喪失控制。

此外,恒大作為大股東享有“融資同意權”,FF如果想要再融資,包括估值、價格等一系列細則條款,恒大方面有絕對的控制權——作為大股東,恒大以這項條款避免它的股份被稀釋,保住優勢地位。

為了獲得救命錢,賈躍亭最終選擇同意。隨后,短暫的蜜月期開始了。

7月13日,許家印來到位于洛杉磯的FF總部進行視察,賈躍亭甚至邀請恒大一行入住了他位于洛杉磯的別墅——一棟坐落在加州海邊的豪宅。

FF內部一位知情人士對36氪稱,在此期間,為了“獲得恒大法拉第中國的絕大部分控制權”,恒大主動提出簽署原投資協議的補充修訂協議(三方協議),并同意在原合約約定日期之前,進一步向FF提供資金保障,包括在2018年內支付剩余12億美元中的5億。

8月中旬,恒大法拉第(恒大FF)公司的揭牌儀式為矛盾埋下伏筆。一位FF中國員工說,在揭牌前一天,有媒體向他詢問相關事宜時,他才獲知了這家公司的成立。

揭牌之日,恒大FF幾乎成為了“恒大的FF”。恒大FF的高管團隊高調亮相——恒大集團總裁兼法拉第未來集團董事長夏海鈞,恒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、恒大健康副董事長兼恒大FF中國董事長彭建軍,恒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兼恒大FF中國總裁袁仲榮(原廣汽豐田董事長)等,只有恒大FF中國COO高景深“算是賈躍亭的人”。

接下來的日子,高景深的處境不無尷尬。

經過兩次手續換簽,FF中國方面的絕大多數員工已經與恒大法拉第簽署了合同。9月,恒大方面開展了一系列“失職問責”,意在讓原FF團隊加快融入,諸多員工都因為各種原因被批評、處罰,甚至被開除。一位核心高管也被處罰200元,理由是:對失職問責不理解、不配合。一些對員工的處罰則是涉及更細節的層面,比如遲到、衣著規范等。

假如這只是軍紀嚴明的地產公司與科技公司在企業文化層面的沖突,尚在賈躍亭的忍受范圍內。28天訴訟危機真正的導火索是恒大方面希望其讓出CEO一職。

一個未經證實的消息是,9月3日,恒大高科技集團副總裁、恒大健康副董事長兼恒大FF中國董事長彭建軍,曾前往美國與賈躍亭見面,“讓賢”是主題議題。“考慮一下”,賈躍亭如是回復。

但1個月后,賈躍亭在香港提出仲裁。

三、正式決裂

現在看來,許家印可不是孫宏斌。

恒大的協議條款充分保護了自己。在賈躍亭一旦達不到約定的要求時——比如提早把錢花完、汽車不能按時量產時——就會成為扼住其咽喉的利器。俗稱對賭。

賈躍亭提起仲裁的做法或許大大出乎了恒大方面的意料。在4天后,即10月7日晚,恒大健康才以公告的形式,發表以下聲明:

第一,僅半年,FF就已經耗盡第一筆投資額度8億美元;

第二,“原股東”(即賈躍亭)要求提前支付7億美元融資被拒絕;

第三,“原股東”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,要求剝奪恒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,并解除所有協議。

隨后,“欠薪”、開除員工等恒大法拉第公司內部的矛盾暴露在公眾面前。

鬧劇上演22天后,10月25日,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給出了一個“各讓一步”的判決。

“鑒于FF在目前的資金狀況下瀕臨破產,為了保護恒大等所有股東的共同利益,仲裁允許FF進行有嚴格條件的融資,其中新股融資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,恒大享有新股的優先購買權;在最終仲裁前對外融資額不得超過5億美元。”在恒大健康的公告里進行了如是說明。

換句話說,FF能先去融錢,而恒大依然保有自己的兩大權利。

有趣的是,恒大和FF隨后都聲稱自己勝利了。

FF發出官方微信表示“完全獲勝”,“FF本次緊急救助只有一個訴求,就是開放5億美元的融資,這一點,仲裁庭是100%支持FF的,所以我們是完全獲勝的。”

恒大健康則發布公告說,賈躍亭有兩項要求被駁回,分別是:“徹底剝奪恒大融資同意權”的要求,以及臨時提出的“進一步剝奪恒大資產抵押權”的要求。

對于阻撓FF融資的說法,恒大方面回應稱:“為支持FF的運營發展,恒大始終支持FF進行合理融資。”

“今年FF曾提出兩筆債權融資,均獲得恒大快速同意并已完成。雙方此前也曾初步探討過股權融資方案,恒大明確表態支持一切合理的股權融資方案。然而,賈躍亭從未向恒大提出具體的股權融資方案。”該恒大人士稱。

FF中國已經被恒大全盤接手。據36氪了解,約兩周前,負責FF車聯網事務的原樂視車聯網公司CEO何毅已經低調離職;再之前,在恒大接手FF中國不久,常駐上海負責銷售的副總裁就已離職。

賈躍亭發起仲裁的訴訟費用可能超2000萬元。恒大稱,這筆費用全部來自它的投資款。

至于賈躍亭此前曾提出的終止合作,“可能需要6-18個月才能出結果。”

判決只是中場休息。

四、28天之后

長久拉扯,對FF更為不利。

賈躍亭與許家印過招28天之后,前者捉襟見肘的資金危機再度爆發。

FF于10月31日發出內部郵件,“即將進入2個月左右的過渡期”:FF計劃保留約500人的團隊——此前它約有1100名員工;今年5月1日之后加盟的員工(即未滿半年試用期)大部分將會“停薪留職”;此前入職的員工,工資被臨時下調——月薪均為加州最低月薪,即約年薪5萬美元。

“真的不想放棄,”一位在美國的FF中層管理者發朋友圈說。

假如背負著“夢想騙子”之名的賈躍亭還想扳回一局,FF就是他最后的希望。有人稱,他確實在FF上耗費了大量心血,一天工作超過14個小時,為了節省時間,他甚至會小跑著在3棟樓之間往返開會。

如果從與時穎成立合資公司開始算起,過去的一年里,賈躍亭的FF情況似有好轉。

2017年底,獲得資金后的FF將樂視汽車的人才招致麾下。此前在樂視負責車聯網業務后來到FF負責這一板塊的何毅之外,FF中國首席運營官高景深則曾在樂視超級汽車(中國)有限公司擔任副總裁。恒大正式接手之前,該團隊大約有300人。但絕大部分技術研發人員在美國FF公司。

FF91甚至已經獲得了一些訂單。

據36氪了解,在今年7月左右,兩臺FF樣車運抵北京。其中一臺內飾已經做好但是并不能駕駛;另一臺內飾還不完備,僅可以體驗性能。

FF中國特意邀請了有意向的大客戶來試乘,包括四輪轉向倒車、百米加速等等,“車操控性能上的參數已經實現,自動駕駛、車聯網上的性能實現情況就不太清楚了。”知情人士說。

“賈粉”依然存在。這款車的定金高達5萬元,但據一名FF的員工說,仍有50%的客戶當場就定下了。在北京、上海開了多次小型品鑒會后,這兩款車被運往恒大。

即便FF順利渡過融資糾紛,這家公司的未來也困難重重。

FF91量產對于FF的貢獻有限。最終售價可能高達200萬元,年產量大約只在3000-5000輛。無論是對FF,還是對恒大,更為重要的產品都是能夠走量的FF81——今年6月,財新網報導稱,賈躍亭計劃推出針對中國市場的FF81,售價可能在30萬元左右。FF方面相關人士也向36氪證實了這款產品的相關計劃。

此時的中國已是全球競爭最激烈的電動汽車市場。新造車勢力無一可拿出可大量交付的產品,傳統車企在新能源車領域則在加速。

這不會是一個雙輸的結局。

賈躍亭在決心與恒大分手之時,或許已經有所打算。畢竟,他投資的Lucid Motor都找到了新的投資人,比它更好的FF一定也會有投資人感興趣。

最新的進展是,FF今日對36氪稱,目前已經與3至4家國際金融機構接觸,“其中不乏國際排名前十的知名大投行,并有望在近幾天內達成服務協議”。FF聲稱,目前只是“資金鏈緊張”還未瀕臨破產,且“量產工作仍在繼續進行”。

即便,失去恒大的協助,賈躍亭如何在中國生產、再賣給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電動車市場,都是未知數。

但FF內部人士對36氪說,賈躍亭現在情緒穩定。一度操盤1600億市值樂視故事的賈躍亭,顯然相信自己還有騰挪空間。

至于恒大,在投資FF這件事上未必是輸——在宣布投資后的35個交易日里,恒大健康的漲幅高達202%,公司市值則從398億港元上漲至1206億港元,超過投入FF資金的12倍。借此,許家印一度重回首富位置。

這家急于轉型的地產公司,似乎看準了汽車這張牌。今年9月,恒大宣布以144.9億元入股新疆廣匯集團,取得約41%股權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。廣匯有著中國第一、全球第二的汽車銷售服務網絡。

許家印計劃用恒大強大的資金撐起造車規劃:未來十年,它將在中國華東、華西、華南、華北和華中地區建設五大研發生產基地,年產能達到500萬輛,面向全球市場,覆蓋高端、中端及入門級。

如果FF不如人意,恒大也可能改換目標。根據汽車之家報道,恒大的目標或許是福田旗下的寶沃汽車,此前,福田已經掛牌出售寶沃67%的股權。不過10月30日晚間,福田發布澄清公告:截至目前,恒大尚未與其接觸。

無論如何,融資困境下,還有那么多的新造車勢力嗷嗷待哺。

多的是選擇。

編 輯:值班記者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2018年9月15日,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..
精彩專題
中國信科首秀2018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
中國電信綻放2018國際通信展
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
遇見美好未來--世界移動大會·上海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