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滾動 | 國內 | 國際 | 運營 | 制造 | 終端 | 監管 | 原創 | 業務 | 技術 | 報告 | 博客 | 特約記者
手機 | 互聯網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計算 | 三網融合 | 芯片 | 電源 | 虛擬運營商 | 測試 | 移動互聯網 | 會展
首頁 >> 業界名博 >> 正文

昔日紅火的ofo身陷被收購、破產傳聞,中國的共享單車還能活下去嗎?

2018年11月2日 16:27  搜狐號  作 者:康斯坦丁

大潮退去,終將現出誰在“裸泳”。尤其是那些看似火爆卻迅速隕落的新事物,總是避免不了讓人發出“傷仲永”的感慨。這其中,共享經濟就是很典型的案例。共享睡眠艙、共享馬扎、共享雨傘等項目,基本上都已經被淘汰出局。就連此前引發共享經濟熱潮的共享單車,如今也處于風雨飄搖的態勢中。

在過去的一段時間中,包括小鳴單車、悟空單車、3Vbike單車、町町單車、酷騎單車等在內的數十家共享單車企業,都已經無奈倒閉。而剩下的幾個“獨苗”——摩拜單車、ofo等也都面臨著各自艱難的處境。那么,為什么越來越多的共享單車都做不下去了?

處境艱難,摩拜、ofo頻頻遭“暴擊”

如果硬要說摩拜和ofo有所區別的話,那么就是前者會“審時度勢”,后者卻“死硬到底”!摩拜在經歷了政策趨嚴、成本飆升、虧損嚴重等“折磨”后,最終還是放棄了獨立運營的念頭并“賣身”于美團。但即使如此,摩拜也沒躲過失敗的命運。

比如美團發布的2018年半年報顯示,今年上半年剔除摩拜業務,美團創造了71億的毛利潤,而摩拜形成的虧損(包含一季度)則不低于30億。摩拜一個季度的虧損,將美團半年的毛利率水平拉低了6個點!甚至有業內人士認為,摩拜已經成為了美團的業務“黑洞”。

相比之下,沒有被放在資本市場“探照燈”下的ofo,則是不斷澄清各種看衰的“謠言”。就在近日,界面發布一篇關于“ofo開始準備破產重組方案”的報道。報道稱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機構入場做ofo破產重組的方案,ofo整體負債為64. 96 億元。而ofo隨后發聲明回應稱以上報道嚴重失實,“破產重組”的說法更是無稽之談,甚至ofo還表示將用法律手段維護自身權益。

但是反駁各種看衰言論,并不能解決ofo本身所存在的問題。取消免押金服務、退押金時間延長、通過車身廣告及APP開屏廣告開辟營收渠道等,都沒能拯救ofo,反而是在虧損的泥淖中愈陷愈深。甚至就在10月中旬,ofo還準備退出日本市場,進一步證明了自身的資金運轉情況已經出現了惡化。雖然ofo日前已向媒體回復破產重傳聞純屬謠傳,但無風不起浪相信冷暖甘苦只有自知。

死結——亂停亂放問題的應對成本

原本成為共享單車巨頭的摩拜和ofo,在實現壟斷之后應該是大展拳腳的時候,卻頻頻遭遇“暴擊”,或許會讓很多人費解。而之所以出現壟斷亦虧損嚴重、入不敷出的情況,與共享單車這一模式本身所存在的弊端有著直接聯系。這其中,亂停亂放問題的應對成本已經成為共享單車的“死結”。

通常來說,共享單車從生產到最終投放要經過很多環節,自然也會產生不少成本。而相關企業投入最多的,或許就是線下運營成本。線下運營成本通常包括投放、日常線下運營和維修三部分。而為了能夠帶來更好的體驗,日常線下管理又涵蓋了調度(讓車輛出現在需求發生地)、糾正亂停放、收回故障車輛、車輛維護等。

日常線下運營的成本是非常高的,因為其必須要解決亂停亂放的問題。去年上海市要求共享單車每一萬輛車要配備50個服務人員,讓很多企業都大呼吃不消。當時小鳴單車CEO陳宇瑩就算了一筆賬,他提到,“上海一個地勤人員的月工資約為5000元,按照新規一萬輛車要請50個人,一個月要花25萬請地勤人員。一個月也就是25天騎行的天數,意味著每天必須賺一塊錢才能覆蓋掉地勤人員的成本,這還不算單車維修、調度等開銷”。話說,小鳴單車的倒閉是不是也有亂停亂放問題應對成本較高的原因?

而在今年6月下旬6月22日,南昌市城管委發布《關于在全市開展環衛保潔人員參與共享單車停放管理工作方案(試行)》。該方案的推出,就是要探索實行環衛保潔人員參與共享單車停放管理方案,共享單車企業要根據車輛投放數量比例分別承擔勞務費用。而且價格還不是很便宜,按照道路單側長度每公里1500元/月為基數。

共享單車原本應是綠色環保的共享經濟,但卻造成了嚴重的資源浪費。而為亂停亂放大量支出的線下運營成本,也是越來越高。不難發現,也正是這樣不斷高企的成本成為了共享單車企業嚴重的“包袱”,讓它們運營越來越困難。

壓命稻草——押金監管

如果僅僅依靠乘車費用作為主營收,那么很多共享單車其實倒閉的時間更早。之所以能支撐那么長時間,還在于共享單車企業有一筆不可忽視的海量資金——騎乘押金。摩拜單車押金299元、ofo小黃車押金99元、小藍車押金99元……乘以數千萬的用戶數后,共享單車企業坐擁數十億元押金。

而在共享單車企業燒錢大戰的過程中,不可避免地會涉及到押金的去向問題。押金去向成謎、不透明的制度等,導致共享單車企業企業公信力下降。接二連三倒閉的共享單車企業衍生出的退押金難問題,更影響著大眾對企業的信任。為了保護大眾利益,政府不斷出臺政策將共享單車企業的押金進行規范化管理。

比如在去年,各地相機出臺相關的征求意見稿,擬實行押金第三方機構監管的制度。比如北京征求意見稿指出,收取押金的共享單車企業,須在北京市開立資金專用賬戶;公示押金退還時限,及時退還用戶資金……也正是監管層面對押金的重壓,讓共享單車企業的發展背上了“枷鎖”。不能從押金上“受益”的共享單車,資金鏈更容易斷裂,自然也就不能再持續運營下去。

如今的共享單車,真的是“姥姥不疼、舅舅不愛”。面對多重問題,共享單車難以解決,也沒有找到突破口。或許在接下來的時間中,共享單車只會慢慢消失于大眾的視線中吧!(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/文)

編 輯:章芳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2018年9月15日,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..
精彩專題
中國信科首秀2018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
中國電信綻放2018國際通信展
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
遇見美好未來--世界移動大會·上海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诀窍